ライチ

不定期产粮||燭へし||へし燭||腿肉备份微博@takumaF

【烛压切】SWAP③

现代设定

压切长谷部偶像设定

烛台切光忠 咖啡店小老板非独眼

有其余刀剑角色出现

可能出现灵魂互换 毫无逻辑的黑科技

X幻想  人物OOC会比较严重  不喜者慎入

前篇的地址:   

————————————————————————

“光忠,SWAP的结果如何?”

身着白大褂的男人似乎与夜晚的酒吧格格不入,摇着手中的百利甜,讪讪地看着眼前这位老友,像是要从中知道自己的研究有没有成功。

“用了似乎是没有出现什么变化。”

光忠叹口气拿起酒杯,看着里面浅棕色的液体,摇晃了一下冰块:“大概这样子才是最好的......”

小声嘀咕道,距离握手会去过已经有一周左右什么都没有发生,光忠将酒一饮而尽。

冰冷的液体穿喉而过,带来些许辛辣与苦涩,刮痧着自己的喉咙,入到胸口慢慢扩散。

“噗,哈哈哈哈”看着老友这副怅然的表情,药研不禁笑出声。大力地拍打着光忠的背部:“振作起来,大将。我可是很期待你哦!”

说着一本正经地推了推自己的银丝眼镜,虽然并不知道光忠迷恋的人是谁,但是对于药研来说更在乎的是实验结果,果然遵从爱与欲望才是人类的本能。

光忠挠了挠自己的脸蛋,只好悻悻地赔笑。

【不要期待我啊】

 

在电车站出口与药研道别,光忠拉了拉风衣的领子,夜晚略微有些冷。

商店街的店铺已经关门,只剩下明亮的路灯和远处电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光忠绕过自己的咖啡店门,从旁边侧路的楼梯上去。

钢制的楼梯,步伐踏上去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掏出钥匙,开门走过玄关,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间。

打开灯,直面过去一墙的那个人的生写。光忠看着墙上男人的照片,什么时候这个人已经充满了自己的房间甚至充满了自己的一切。

可能是由于酒精的作用,光忠开始略微的有些头晕。

趁着自己还稍微清醒一些,光忠匆匆地想要简短的洗漱一下。

 

稍微有些温度的水打在脸上,闭上眼睛光忠模糊地回忆着刚才在酒吧里和药研的对话。

【大概真的没有用吧,就这样也挺好的】

想着这些,烛台抬起脸抹掉脸上的水想要照照镜子顺手去摸旁边架子上的毛巾。

烛台抬起头看着镜中,然而并不是自己的脸,紫藤色的眼眸,灰褐色的短发,发梢还带着刚才的水滴。

烛台猛然往后退去,就连自己的洗脸池都变了样子。

惊讶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变成了心心念念的男人的脸,烛台惊讶之余有些窃喜。

想着这些是SWAP的功劳吧,撇开自己一开始的惊讶,烛台对着镜子里的长谷部的脸又是戳又是捏的仿佛在确认这是不是一场梦。凑近镜子,左右仔细地看着这张脸,真是美丽端庄。即使现在是在长谷部的身体里,烛台也还是对这张脸不得不由衷赞叹。

转过身去环顾四周,高级公寓客厅里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东京港的夜景。

深色的沙发,安静地坐在客厅的正中央,竖线的吊灯纤细带有现代感的设计,客厅的主灯已经关了只剩下沙发旁边一个立式的灯亮着,茶几上放着记事本和笔记本电脑。能够推测出刚才屋主应该还在客厅处理事务,已经处理完打算休息。

环顾着长谷部的客厅,烛台不禁感叹虽然灯光有些微弱但是这样子大段大段地使用竖线设计,还有墙面和侧台黑白灰的设计果然非常适合他,禁欲中带着敏感。

光忠朝着卧室走去,柔软的地毯踩上去相当舒服。

深灰色的墙面,黑白灰为色调的装饰风格,一如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的男人一样,充满了禁欲与清冷。

白色的床单配上烟灰色的被褥,光忠走进男人的床坐下。

用手去摸着床单,抓起旁边的被褥用力地嗅着。上面有着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清冷的后调与自己平时习惯用的清爽系不同反而有些让人觉得沉重。

光忠用力地嗅着,想象着男人的肌肤冰冷的触感,他身上的味道,他睡觉时发出的轻微的鼻息声音,清晨的阳光唤醒他时也许会皱起来的眉头.....

想着这些光忠将整个头没入被褥中,鼻子感到酸楚。

【我只能这样子靠着互换来碰触他么】

抱紧被褥,就这样吧让我觉得是这是在拥他入眠,想着这些光忠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突然感觉世界开始摇晃,意识越来越模糊,像是被卷进漩涡中,太阳穴突突突地疼,光忠用手摁着自己的太阳穴,耳朵开始耳鸣。

“啊——”

光忠像是触电般蜷成一团,好痛,好痛!好痛!

像是脑袋被电钻钻开一样,咬紧牙齿,光忠努力抱住自己的头。刚才的种种像是坐上云霄飞车一样在脑子里开始胡乱飞速的地闪过,仿佛一口气达到了至高点,光忠感觉到脑袋钻得生疼。世界摇晃非常厉害,光忠感到自己的世界在坍塌,床变得倾斜,自己快要掉下去了。

光忠想要抓住床沿阻止自己的下落,但是无济于事。

最终云霄飞车开上最高点,一落狠狠地冲下去!

光忠感觉到自己被重重地摔在一个垫子上,脊椎差点隔着垫子砸到地面上。

由于床垫的弹性光忠被狠狠地弹起,刚才喝的酒差点从胃里翻出来。光忠看着天花板大口大口地喘气,天花板上熟悉的顶灯,貌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才渐渐冷静下来。

呼吸慢慢趋于平静,果然刚才是SWAP的作用么?

那个房间,果然是个那个人的。

光忠握紧了右手,两手相握放于胸口。感到自己有力的心跳声,仿佛在确认由于刚才的事故自己是否还活着。

接着双手伏上自己的眼睛,光忠发出仿佛要坏掉般自暴自弃的笑声,“果然......”

笑声越来越大,被莫大的喜悦和欲望支配着。

光忠觉得也许就这样子坏掉好了,在名为压切长谷部的欲望中迷失。

————————————————————————————

本篇并没有车,发现自己不写车的话情节掌控力非常的不够,一个周末终于肝出了这么一个进度来。大概烛台要开始坏掉了,之后的走向会非常的OOC,提前打好预防针。

前段时间因为珠海刀音3公演票的事情翻车翻了好几次,一直没有心思更文,终于把翻车的那几张票出掉了;接下来估计珠海前要进入三次元修罗期,希望在去之前能把手头的工作都做完,让我好好去浪一下看下大侄子。

如果大家喜欢这个系列的话可以点赞或者评论,第一次写烛压切目测要变成中篇也是非常意外。

顺便SWAP完结之后可能会搬运之前另一个坑里由于各种原因参本夭折掉的一个CP中篇,是什么CP可以翻前烛压切前面的文就知道了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ライチ | Powered by LOFTER